您的位置:首页>娱乐 >“顶级”老牌郭鑫综艺,为何这么老、这么有趣?

“顶级”老牌郭鑫综艺,为何这么老、这么有趣?

2023-10-05 06:43

  说到国内娱乐圈真正的“顶级”男明星,我会投郭德纲。

  最近德云女孩越来越多了。感觉就像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石头,可以砸到三个喜欢德云社的人。一个喜欢岳云鹏,一个喜欢张云雷,一个喜欢秦霄贤,三个都喜欢郭麒麟。 。

  这几年,德云社成立了“德云宇宙”。德云社的演员不仅在舞台上表演相声,还通过综艺节目和网络曝光拥有自己的“人物”,创造了二次话题的传播。

  突然间,长期坐在板凳上的穿着长外套的相声演员也成为了“当红男明星”。站妹、陪护、机场接机、超级来电,“流量”应得的待遇,德云社里有很多相声演员。

  就连德云社的各种往事也经常被剪辑成视频,在哔哩哔哩、音游上广为流传。

 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郭德纲。

  老郭最擅长的就是将传统文化与现代话题相结合,赋予他新的表现形式。他不仅人缘好,而且始终是“顶尖高手”。

  如果说《德云少女》是相声复兴青年文化的高潮,那么斯文则大胆预测说书将成为年轻人的下一个“流行爱好”。原因是老郭又推出了新节目,这次是讲故事节目《老郭有新番》。

  什么是讲故事?用白话来说,就是讲故事,从场景到人物,从情节到画面,全部用一张嘴讲。

  这和相声不同。相声要幽默,讲故事不一定要搞笑,但也要引人入胜,能够把人带入故事中,让人着迷。

  单田放,我国最著名的评书大师,在他鼎盛时期,评书一度成为一种时尚。

  最多的时候,他那略显沙哑、极富个性的声音每天通过106个广播电视台传遍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被称为“永不消逝的电波” ”。

  每天中午或者晚上,很多街道、小巷、出租车里都能同时听到这种声音。

  《武林外传》中,白展堂还跟单天放学了一段评书,沙溢模仿得非常完美。由此可见,在那个时代,听故事是人们的一大消遣。

  郭德纲喜欢讲故事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。老郭曾说,他七岁学评书,九岁学相声,最会说书。四十年前,郭德纲师从天津评书艺术家高向凯,奠定了童子功底。

  学习讲故事的过程也很辛苦。

  高向楷在评书派中用《五行诗》启发郭德纲运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作诗,其中也涉及到许多古人。这项工作非常难记。它包含相当多的文字,因此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。

  此外,《五行诗》还需要大量的动作和表情来配合表演。不仅要讲述单调的内容来吸引观众,还必须做出作品中的许多人物表情和动作。

  比如文官、军官所穿的袍子都是掀起的。为了上下转动金锤,高向凯老师给了郭德纲两个啤酒瓶做手势,他每天都要思考、练习。

  历经磨难,郭德纲的讲故事功底就是这样奠定的。很多人评价郭德纲的骄傲是真的,但他的能力也是真的。

  这次《老郭有新番》虽然是综艺节目,但是讲故事的味道确实不错。这一点从舞台布置就可以看出来。郭德纲离观众席很近,观众围成半圆形。这一幕就像街头的说书表演,充满了烟火气和亲切感。

  第一期节目中,老郭还带了一把冰糖葫芦,让观众一边吃一边听。心理上,郭德纲与观众一讲故事,一听故事,进行“零距离”交流。

  很多观众也喜欢听八卦环节。在主要书籍开始之前有一个简短的聊天。郭德纲从家庭八卦到业内人士无所不谈,思考十分精彩,让人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第一集中,老郭讲了民间艺坛里关于辈分的趣事。怎么“讨论”,他把相声界的名师都提到了,下面的“吃瓜群众”听了,忘记继续吃糖葫芦了。 。

  老郭说起了郭麒麟和郭奋扬,还称郭麒麟是郭震的女婿。他不仅关注热点话题,还进行吐槽。据说郭麒麟最近很忙。他在忙什么?忙着喝酒……家里储存的酒几乎都喝光了。

  我们来聊聊郭奋扬有趣的育儿故事。六岁时,他想带着弟弟们一起去南极。看到南极照片后,他大喊:谁去南极就打耳光。

  他说郭奋扬长乳牙的时候,晚上都会趴着睡,生怕牙齿掉进肚子里。

  这段老生常谈,看似跑题,实则瞬间拉近了郭德纲与观众的距离。观众一步步走入他设定的节奏和情境中,以后听故事时绝不会分心。

   进入八经讲故事部分,是时候大显身手了。郭德纲虚实结合,一张嘴,节奏明快,引人入胜。即使是三国演义这样耳熟能详的故事,到了郭德纲的嘴里一点也不乏味,还会有很多“新知识”。

  或许是因为多年的相声功底,郭德纲的讲故事里藏着不少包袱,幽默的处理技巧让讲故事听起来有点德云社的味道。

  三国之初的黄巾之乱,张角、张宝、张良三兄弟被郭德纲形容为搞笑的、讨喜的、恶心的。这个比喻听起来像是无稽之谈,其实是想为后来三兄弟起义的失败和不可靠埋下一个小小的伏笔。

  郭德纲描述了刘备和张飞在城门口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。他先学刘玄德叹息,又学张飞大喊,把观众吓了一跳,然后解释说:“前面那个人(刘备)也和你一样吃惊。”听故事,有身临其境的效果,已经是一种很大的享受了。

  当谈到刘备慢慢回头、张飞也转身的时候,老郭形容道:“如果在电影里,他们两个都慢慢转身,那就是一个抬高的镜头了。” “升级镜头”绝对是年轻观众能够产生共鸣的形容。讲故事中最精致的视觉感受现已呈现。

  他说刘备和张飞一见面就爱上了对方,就像少男少女做爱一样。别人聊了半天可能意见不合,但这个一转身就爱上了。

  谈及刘备的身份,他将这位落魄皇室成员的现状概括为“手工业者”。 “织席子、卖鞋”这个词,经过老郭的解释,也变得相当形象。

  关羽一出场,大家都知道他身高八尺,脸重如枣。即使在这一集中,郭德纲仍然能说出一些新鲜的东西。他说,当时关羽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卖粮的推车人,但人们常常捏造他是一个卖豆腐的。你为什么要编成这样?也许是红脸白豆腐,对比色很好看……

   没过多久,我们就聊起了桃园最著名的结拜三兄弟。郭德纲说,他们三人在桃园结拜,在金兰结拜。正说着,话锋一转,说他们三人是官儿先生宣誓就职的? ? ?

  好吧,如果不是郭德纲,我也不会发现早期的电影电视剧里有这么一个黑帮。

  其实,当我第一次看到《老郭有新番》时,Sven就觉得这个节目很不一样。听着郭德纲滔滔不绝地讲《三国志》,我的心情就像周五放假后回到小学,到奶奶家听广播一样幸福。

  以前我只听广播,只是小时候的背景音,大部分故事我都听不懂。现在听老郭的话,我就感觉自己陷入了其中。那种投入和沉浸,确实是久违的幸福。

  纵观近年来的综艺市场,职场、爱情、亲子生活等题材层出不穷,逐渐反映出人们现实生活中的焦虑情绪。程序的节奏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绕。我希望能在三分钟内解决一个小矛盾,在十分钟内解决一个大痛点。

  并不是生活不好,而是生活充满了困难。当我们打开综艺节目的时候,总是想得到一些放松和短暂的逃避。

  优酷近年来选择深耕文化领域,实际上给了观众一个情感的归宿和精神的天堂。自2012年起,优酷开始探索泛文化IP。从当年上线的《晓说》开始,优酷在文化综艺市场的版图越来越大。

  期间,高晓松的《晓说》凭借四季的优质节目成为高晓松和优酷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; 2016年,优酷与窦文涛推出脱口秀《圆桌派》,豆瓣四季节目平均评分超过9.0,连续多年位居年度口碑排行榜榜首。

  除了头部,优酷还在尝试新的垂直品类。 2013年张馨予、梁红的户外探险节目《侣行》、2014年著名电影人焦雄平主持的电影脱口秀《聚焦》、2016年与知乎青年联合推出的微纪录片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等。

  每年除夕夜,当各大平台还在争相明星上演歌舞晚会时,优酷却另辟蹊径,推出“文化跨年夜”——《时间的朋友》。每逢跨年致辞,都会邀请梁文道、罗振宇、马伯庸、史航、蒋方舟等文化名人。他们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这么多年,优酷在文化综艺赛道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,也为国内文化综艺探索新的发展方向提供了充足的资源。

  当大家都在追逐现实的同时,优酷作为中国领先的视频平台却放慢了脚步,试图重新发现“诗与远方”。有时候,那些记得为什么出发的人,才是最终到达目的地的人。

  斯文相信,老郭联合优酷打造的新节目,一定会让讲故事这棵老树开出新花,真正为观众带来超越三国的“新认识、新解读”,以及《穿越古今“共鸣话题”》。